妇女节“自由堕胎”入宪,这次被马克龙装到了!
发布日期:2024-05-25 02:52    点击次数:116

3月8日,在国际三八妇女节当天,法国迎来了一个历史性时刻,女性堕胎权正式写入法国宪法。

法国时间中午12:00时,马克龙在旺多姆广场见证法国司法部长为新的共和国宪法加盖“国玺”。

入宪仪式完成后,全场欢声雷动。

马克龙说:这是“法兰西的骄傲”!

法国司法部长说:

为了女性。

为了她们的自由。

为了历史。

为了法国。

很多热泪盈眶的法国人表示,这是法国历史上最有意义的妇女节。

都2024年了,革命老区法兰西还没实现堕胎自由吗?至于这么激动吗?

而对于她们来说,为了这一刻已经努力了50年,如果还要往前算的话,那得从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算起,怎么能不激动。

50年是怎么算的?

1974年11月26日,法国卫生部长西蒙娜·韦伊向众议院提交了《自愿终止妊娠法案》

她连续三天承受了保守派的狂轰滥炸,最终让法国成为了第一个合法堕胎的天主教国家。法国医院为妇女提供人工流产服务不再是违法行为,怀孕妇女也有了自由选择权。

但如果这项权利不写入宪法,那么法国随时可以废除这项法律。

像美国就是这样,2022年,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1973年“罗伊诉韦德案”的裁决,许多州重新立法禁止堕胎,这无疑是在开历史倒车。

自由堕胎入宪,谁再想推翻它,表决通过的门槛就会非常高。

法国入宪表决是在3月4日进行的,法国国民议会以780票同意,72票反对的绝对优势(远超五分之三支持票),将女性堕胎权写入了法国宪法。

马克龙自豪地宣布,法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女性堕胎权入宪的国家。

小马哥还挺会玩弄话术的,一些人还在网上夸法国引领了世界文明,还问中国什么时候入宪?嘴里还莫名其妙念着什么法国很早就有了“民法典”,软骨病患者真的有待扫盲。

西方妇女没有堕胎权的原因是什么?男女不平等。

男女不平等的原因是什么?妇女受到王权、神权、男权长期压迫。

中国在革命胜利之后,就已经扫除了这些压迫妇女的“大山”。

而在西方,这些“大山”,尤其是神权和男权仍然根深蒂固。

法国国民议会刚一通过入宪议案,梵蒂冈就立刻发表声明:反对法国将堕胎权写入宪法。

“法国主教团会议”也发起抗议,他们称自己感到悲伤。

法国保守派政党男议员反对态度也非常强硬,72票就是他们投的。

除了在法国,欧盟里面的反对派更加强大。

欧洲议长梅佐拉,这位看起来脑子不大好使的政客,她就是以反堕胎闻名的,被称为“女权之敌”。

她平时却天天将“人权、自由、民主”挂在嘴上。精分得很,一边支持LGBT,一边反对妇女自由堕胎。

对她来说,“人权”的“人”是不包括女人的,但她却是个女的。

法国特意选在三八国际妇女节举行入宪仪式,且不说马克龙有什么政治意图,此事在客观上对欧洲的冲击也相当大。

在巴黎、尼斯、马赛、斯特拉斯堡等城市,法国媒体都进行了街头随机采访,采访对象有一大半是来自外国的游客。

有的女人就干脆说:堕胎自由不是很正常吗?我都觉得没有必要讨论这事。

有一对夫妇还特意嘲讽了美国,“法国为其它国家树立了榜样,特别是美国”。

很多人都对马克龙表示了支持,因为堕胎权进入宪法在西方并不容易。

所谓“法”,西方最初是以教法为主,基督教原教旨的原则:女性存在的理由就是生孩子。

因此女性怀孕后无权选择堕胎,否则就是对教义的挑战,有罪。

作为无神论国家,我们不大理解这些国家在闹什么。

不少网友问,堕胎和流产不是一回事吗,为什么不写为“流产权”?

堕胎和流产的区别:

流产,分为自然流产和人工流产。

堕胎一词,专指人工流产。

在西方,堕胎又分为:非法与合法。

随着科技的发展,安全的人工流产在医学上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但这种宗教束缚,又进入了世俗法律之中。

“堕胎权”成了阶级分化的一部分,有钱的妇女可以安全地堕胎,因为她们付得出高昂的医疗费用。

而平民妇女因无法支付高昂的费用则不能得到安全的“堕胎”。

所以,人们能看到欧洲议会议长梅佐拉这些女人出来反对堕胎。

刚刚退出跟特朗普竞争的黑莉,她也是堕胎权的反对者,她还加入了宗教组织“捍卫生命派”--剥夺女性堕胎权。

但如果黑莉非计划怀孕,她完全可以自由选择是否堕胎,希拉里,佩洛西要是怀孕了也一样,她们不存在负担。

因此在西方社会,堕胎问题也是阶级问题。

在堕胎问题上,西方向人们淋漓尽致地展示了什么是政治和法律上的双重荒诞。

上半身全力迎合宗教保守派的教义,下半身则是性与毒品的泛滥。

当性开放与“黑命贵”两种政治正确结合在一起时,结果是什么?

白种女人与黑种男人之间的性行为受到了大力鼓励,怀孕的女人又必须生下黑白混血儿。

而黑人又往往无力抚养小孩,最后经济和社会责任全部落到了妇女身上,这还不够荒诞吗?

这不仅是荒诞的,而且是邪恶的。欧洲人这是要换种吗?

西方敢去问问犹太人会允许这样做吗?

说到女权,西方到今天连“冠夫姓”都解决不了。

一个女人在家要随父姓,嫁人要随夫姓,这恰好就是男权的两个组成部分:父权和夫权。

父亲都是疼女儿的,有血缘关系,随父姓也是常态,

但凭什么要随老公的姓?哪怕强悍如希拉里.克林顿、南希.佩洛西也不能改变?

希拉里曾坚持使用娘家姓罗丹(Rodham),但在大选时还是屈服了。

因为“冠夫姓”就是资本主义世界男权的体现,虽然没有法律硬性规定,但如果拒绝“冠夫姓”则意味女方的妻子地位以及将来的财产处置都会出现问题,还包括夫妻出国签证,纳税等事项。

法律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除非通过革命,实现男女平等,然后才能谈法律,否则就是空谈。

那些动不动就大喊西方代表文明的人不妨回顾下妇女解放的历史事实:

1917年,十月革命胜利之初,苏维埃政府就立即通过婚姻法令。女方可各自保持自己的姓,或用对方的姓。

1920年,苏维埃俄国颁布了妇女自由堕胎权的法案。

西方在促进妇女权益方面,至少落后苏联50年,有什么好吹的?

还吹什么西方法治精神,如果真有法治,那美国的车怎么能倒来倒去?最高法院昨天这样释宪,今天又那样释宪,明天还不知道如何释宪,这不是全凭法官的主观意志吗?

法国这次“堕胎权”入宪,算是被马克龙装到了。

其实,堕胎权议案并不是马克龙政党提出的,而是法国左翼政党“不屈法国”(La France insoumise)在去年11月24日提出的。

如果没有法国共产党等左翼力量不懈地推动,不要说今天的胜利,就连1974年的《自愿终止妊娠法案》也很难实现。

1974年,革命老区打响第一枪之后,欧洲国家的响应情况:

西班牙,约20万名妇女上街要求堕胎合法化,要求政府归还病历档案(有流产纪录可能被定罪),要求将男女平等条文加入宪法。

瑞典,十几万妇女要求政府允许医院进行流产手术,要求将男女平等条文加入宪法

瑞士,要求将男女平等条文加入宪法。

英国,1981年5月9日,伦敦举行“争取妇女权利”大示威,要求将男女平等条文加入宪法。

荷兰,发起“我们妇女要求”的运动,要求将男女平等条文加入宪法,要求废除“等候五天考虑清楚的堕胎规定”。

……

而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我们早就将“妇女在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写入了宪法,到底是谁在引领世界文明?

那些在西方面前动不动就犯软骨病的人,应当反思!

法国“堕胎权”入宪,归根结底,这是法国左翼的斗争果实。

小马哥摘桃就摘桃吧,但愿他能继续装下去,多开几枪,走法国自己的路,让灯塔无路可走!

毕竟是革命老区,群众觉悟高!